赢马菠菜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661|回复: 82

[戒赌新闻] 我的十年赌博心酸之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18 11: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世界杯

马上注册赢博,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众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记不清,多少次的轮回与沉沦,赌10年,经历了多少次的地狱与天堂,不知道该从哪去开始诉说,也不知道何处才是尽头,到这里来,并不是输光所有的家当,而来寻求安慰与关注,9月15日的夜晚,我最后一次发短信给L,他欠我9000,答应好这个礼拜3给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谎言,因为他的债务,远远超出我的想象,老婆估计也就早就和他离婚,早年买在江北的房子已经在4月份的时候卖了,但是这些钱都没能够他还掉外面的债务,他继续的沉沦着,和一帮人继续在赌桌上拼杀着。
赌徒是一群特殊的群体,不论地域,不论贵贱,大家都有个共同的话题:赌,每天见面的第一句话:今天怎么样?这个群体很复杂,有很多的职业,医生,混混,军人,教师,小企业主,但是你如果是一个经常混迹于游戏厅或赌场的人,你会惊奇的发现,里面的人都会自发的结成一对,或是自己都有自己的一个朋友圈子,当然都是称之为:赌友。在NJ,我认识几个很要好的朋友,H,T,还有L,认识他们是2010年,我只想通过3年的变迁,告诉大家,赌博是多么的可怕,而不是你们所一直幻想着的赢钱时候的荷尔蒙上升,还有那种绝处逢生的刺激,这其中我也会穿插02年到10年这8年,我的人生道路是如何发生改变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赌博,仅以此为警示贴。

2010年,我从老家来到NJ,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形,我所租的房子对面就有一家游戏厅,一直听同宿舍的人提起,但是没勇气去,两年前的那些事情还如同电影情节一样,不停的在眼前上映。08年,我一念间,在一家网站上注册了账号,开始了恐怖的赌球生涯,这不是我的第一次复赌经历,这种混乱的经历,让我无法按照时间的顺序去回忆,我的记忆里,已经没有了时空,有的只是那种生与死间的过程,赢钱的时候那种悠然自得,输钱的那种天崩地裂。注册了账号后,有一天,我下注了一场亚冠联赛,我清楚的记得,是大阪飞脚客场对阵阿德莱德,我下的阿德莱德联,因为第一次买1B,有点紧张,想在网站上看直播,找到了一家网站,信号不是很好,那家网站有一个很奇怪的功能,就是直播的时候可以很多人一起交流,我在上面发了一行字:今天晚上的阿德莱德有人看好吗?很多人都不屑回答我,要回答也是嘲笑,疯了,买这个烂队,那个时候日本联赛在很多赌球的球棍中是一个强队,相当于亚洲的国米,而阿德莱德仅相当于塞浦路斯联赛里的阿普尔一样,矮子里的将军,但是这时有个人悄悄的回复了一句:我也买的阿德莱德,就这样我认识了泳泳,我清楚的记得他的名字,他叫泳泳,真名王泳,我不是有意要把他曝光出来,而是我后来的一连串经历都与此人有关,我是一步步的被他带入深渊,08年,那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这么多的骗子,我还是那么的纯洁,至少我没有像现在这样,也用过和王泳一样的手段。
认识泳泳是在9月份,国庆节的时候,我和认识了3年的女朋友在老家订婚了,按照农村的风俗,我们会在第二年结婚,其实那段时间我一直失业,在这里,我觉得我的前任女朋友对我是很宽容的,我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是,洗脸刷牙,把电动车推到门口,我早上要送她到公交车站,然后等到晚上去接她下班,送完她后,我不紧不慢的去门口超市买一包芙蓉王,一个面包,一瓶何其正,到门口的网吧选一个好的位置,打开账号,选好比赛,那段时间,我的手气很顺,曾经创造10场连中的记录,我经常玩的那家网站,大
概是国内的一家小代理,现在也就不见中影,但是大家可以百度到这个网站,在这里就不报名字了,最气愤的是有一次,我下了5C的3串一,外加一个2B的单场,邪门的是,全中了,网站答应只给我4000,只有原先的一半,我很气愤,告诉了泳泳,泳泳没作声,晚上的时候他悄悄的告诉我,他玩的是HUANGUAN信誉网,不存在这个可能性,而且他一直在关注我的投注,因为我每天下的比赛都会截图告诉他,只是他没敢跟着我下注,他提出一个方案,他给我弄到一个号,我负责下注,输赢我和他一人一半,现在再回想起来,当时的泳泳也算是很有勇气的,一个网上的陌生人,假如我输了,不给钱,他又怎么办,也许你们会说他就是一个庄家,无所谓这些,但是这些到最后都是一个谜,我不知道泳泳的真实身份,因为我没有见过他本人。
初次的合作,很惨,我输了9000多,按照事先的协议,我必须在礼拜一按时给他汇钱,我没有食言,汇了4000多给泳泳,我对他说:兄弟,很对不起,他说没事,我还是相信你。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的手气突然转运,我不但赢回了9000多,还倒赢2万,我在心里盘算着:照这样的速度,不出一年,100万是稳稳的有了,到周一的时候我没有见到泳泳给我汇钱,我很奇怪,我打电话给他,他说:兄弟,我上个礼拜输了好几万,没办法,你的帐我会给你的,就一个礼拜,我们手气这么好,不如把账号的额度提高,玩过HUANGUAN的人都知道,那个账号是有额度的,之前我打的是2A的,泳泳直接帮我把号调到了5A,那个时候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也许是因为泳泳的钱没给我,我开始了加倍的投注,以前我下的单场都不会超过2B,但是我现在开始乱搞了,NBA刚开始打,我就单场买6B,记得那是掘金主场对小牛,掘金让小牛0.5分,其实这就是个生死盘,我买的掘金,6B,到现在都记得,那场比赛打到最后30秒时,小牛还领先掘金1分,掘金最后一次控球,好像是安东尼投入了那记绝杀,掘金以1分险胜,比赛结束后,泳泳发来一条短信:兄弟,不要瞎搞。我想:什么叫瞎搞,又什么不叫瞎搞,不就是赌吗。
从这场NBA开始,我一路下滑,亚洲预选赛,我买的沙特,主场直接输给韩国,早上我直接买了南美预选赛的洪都拉斯,好像是洪都拉斯打墨西哥,那场洪都拉斯也险胜,但是早上的NBA把我一下子打回了原形,公牛主场打哪个队我不记得了,我买的大球,很奇妙的是,公牛竟然上半场得了30分,总共得了30分,落后对手30分,为什么我对这些细节这么清楚,我只是想告诉大家,赌球其实和打游戏机一样的,都存在庄家作弊的可能性,如果谁反驳我,我可以拿我10年的赌球经历告诉你,什么样的比赛我没见过,什么样的蹊跷盘口我没见过,那些都是诱你上钩的,总会在某一天,把你杀的片甲不留,按照公牛这样的形势,我认准它会衰到底,反过来买了它的对手再加一手小球,结果下半场我没昏过去,公牛翻过来了,倒赢对手,外加得分过了100,
我就这样倒输1万多,星期一,我按照协议给泳泳汇过去钱,但是还是没有和他提那1万的事情,因为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罪恶的念头,我准备搞一场大的,日期选在周六晚上,但是我没告诉他这些。

18新利娱乐城
 楼主| 发表于 2012-9-18 11: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9赢
yamamaoto
正式会员4我此时算是对赌球有了一定的失望,但是和大家有同感的是,赌徒所谓的失望只是那短暂的片刻安静,到现在,我认识的赌徒中,没有一个戒赌的,而是一个个的在中枪,一个个的上演悲剧。10年的轮回,有多少的故事,多少的眼泪和欢笑,又岂是一个个故事所能表达的

小区门口有家游戏厅,一个30几岁的中年人,还带着一个女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家老婆,07年的时候我也在那里赌过,不是这对夫妻,而是另外一对,但是07年的我特别衰,被我老婆和我的姐姐当场抓了个现行,后面的都是很多赌徒熟悉的流程,家人知道了,开始围攻我,监视我,然后就是外面的外债,那时的我,还没有外债,顶多算是输掉自己的工资,今天想来,那些都是小债,我痛哭流涕的向我的父母发誓:绝对不会赌了,这是我第几次发誓,我已经记不清,至少04年从南方那所大学退学回来后,就没发过这种毒誓,02年到04年,是我人生开始堕落的开始,我不知道该不该写这段,因为我一直在回避,一直在避免碰到历史的伤 口,但是今天我鼓起勇气来,告诉大家,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曾经真真实实的赌了10年,没去过澳门豪赌,也没去过什么大型赌场,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一个病态赌徒,10年的所见和所想。

我1年没去游戏厅,但是我再次到了里面时,熟人还是一大堆,但是我只喜欢和头发短短的老乡交流,他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只有他的老婆会挺着大肚子,在边上默默的看着他打机子,偶尔我们还会开玩笑,故意叫上分的女的,帮我们不停的10块10块的上分,把椅子故意坐的很靠外,就为了蹭到那女人丰满的胸口,然后心里偷偷的乐。我的老乡算是一个奇迹,在这个城市有自己的房子,一辆丰田,然而有天,我们交流的时候,他告诉我:这些也是他3年赚下来的,并不是别人想象的那么困难。
这世界上有种生存法则就是:出卖头脑或体力,然后获得分配,还有那种天生命好的,不用为生计发愁,还有那种寄生虫,靠很多社会的阴暗面赚钱,我的老乡头脑很好,他以前赚钱的路子有2种,首先是他投靠他的亲戚,在工地上做小工,然而在工地干活却不是他的强项,他悄悄的注意到他的亲戚承包工程的细节,然后在施工过程里的那种偷工减料,他把这些都学去了,并学以致用,那些都是04年前的事情,就这样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04年后他选择了去上海放高利贷,1年的时间赚了几十万,我为什么要强调这个细节,是因为我绝对没有想到,后来,我也会走过和他一样的路,这些是当时都不去想的事情,命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你将来是什么样子,有时真不敢去相信,我也会变成那个人见人厌的高利贷,在赌徒的伤口上撒盐,并且加速了他们的死亡。

我和老乡赌了大概就2个月,走遍了那个城市的好多场子,我丢了电瓶车,就放在游戏厅的楼下,不知道被谁偷掉了,那时候,我的前任女朋友在老家,家里在装修,因为我们定好,五一结婚。被偷的那天,感觉天塌了,MD,这是唯一的值点钱的家当,早上不停的打电话给我的以前的好同学,还有好朋友,一个都没有借钱给我,我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屋子里等待我女朋友回来,至今忘不了当时的绝望,那种大势已去的无奈,项羽当年自尽也不过如此。
所以直到今天,我还保持一个好的习惯:如果哪个朋友,不管他是不是赌博,只要他说自己回家交不了差,我会拿出钱给他,因为我有过那种绝望。
赌到最后,我和老乡都没有钱赌了,还有一个小理发师,他也和我们一样,身上就只留点吃饭钱,我老乡这时做了一个决定,去买一台游戏机回来,自己开游戏厅,游戏机运回来的那天,我都记得细节,我们几个人围着游戏机转了又转,体验那种自己当老板的感觉,也了解到很多游戏机里面的细节,但是老乡后面游戏厅有没有开成,我也不知道,因为第二天,我女朋友从老家回来了,我开始了一连串的爆发,11年我再次回那个城市的时候,我去过他家,他家1楼,好像变成了一家按摩店,再问人,说这家房子已经卖了。

我的前任女朋友从老家过来,带了很多我喜欢吃的东西,我看了后,很感动,即使她后来离我而去,在这里劝这么多的赌徒朋友们,女人不到那一步,是不会离弃你的,离开你,是因为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如果你放弃了赌,哪怕你是一个满身大汗的农民工,她一样默默的替你拿好衣服,等待你下班,烧好的饭依旧在桌上。
电瓶车被偷的事实被她知道了,不过她这次没有再信任我,坚定的说我卖掉了去赌输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赌徒,有几句话,能让人相信,其实电瓶车倒不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关键点燃了她长久以来的忍耐,这件事情成了彻底的导火索,我被她带回了老家,两家人坐在一起,谈论的不再是结婚,而是散伙,她再次的和她爸妈说:和我已经过不下去了,我的回忆有点混乱,有隐瞒的情节,也有刻意漏掉的事情,我不想被人知道这些,也不想因为口无遮拦,成为囚犯。我和她最后走不下去,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不过,劝告,赌徒们,钱输了,只要,你自己有决心,还可以再赚回来,失去你心爱的人,那么你要多久才能恢复?生命是这样的,你可以自己选择路走,也可以被人带着走,有的时候,别人的某些不经意的行为会影响你生命的轨迹,记忆再次回到02年,那年的秋天,一切都从那时开始
2年,我从家乡考到了南方的一所大学,还记得当年踏上从上海出发的火车,那种豪迈之情,仿佛一切都在自己的设计之中,我会顺利的从这所大学毕业,然后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
南方的孩子容易早熟,这些是我们所无法理解的,我在去这学校之前没有接触过女人,也没有接触过赌,同宿舍有个叫张志刚的,据他所说,身世无比之惨,我也无从考究,父母双亡,靠了姐夫把他接到这个城市读书,然后考上这所学风很差的学校,但是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人和人的差距,他是宿舍里第一个有自己电脑的人,02年的电脑远没有如今泛滥,每个星期天的晚上,他会照例去找那个女朋友,共度良宵。赌徒,有部分开始是出于一种强烈改变自己命运的意愿,那种靠赌可以发家致富的想法会占据你的大脑,然后让你开始轻浮,鄙视其他的路,但这些因人而异,多少年后,虽然没有张的消息,但是听别人说,他顺利的毕业,去了北京发展,还不错,呵呵,赌球是他带我走上这条路的,而别人却更有意志力,没有在其中沉沦,我却跌到了社会的底层,多么的具有讽刺意义。


 楼主| 发表于 2012-9-18 11: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世界杯
张到了周末的晚上会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都是关于一些比赛的消息,然后他会出去,有一天,我很好奇,跟着他出去了,那地方是一个茶室,南方人很爱喝茶,我到今天都不喜欢喝茶,我讨厌那种氛围,一群人围着一起,咕噜的喝上一肚子的水,然后就是不停的聊赌和女人,至少我印象中的茶室就这样。茶室的外面,人人手上都有一张纸,上面有很多球队的名字,然后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一球,半球,之类的东西,我不清楚,就问张,这是怎么回事,他说这是盘口,我就说什么是盘口,他说两个球队比赛,你可以买哪边,然后中间的盘口就是附加条件,结果出来后,你按照这个结果,如果符合那个附加条件,你买对了,就可以拿到钱,我第一次没有买,而是很好奇的看着他里外的忙碌个不停,里面有一台电脑,上面有个网页开着,叫雪缘园,有球队进球的时候,就会有鸠的一声,然后一群人有的会骂人:MD,有人会捏紧拳头,叫:漂亮,那天张鬼使神差的好像赢了几百,第二天带着全宿舍的人去吃自助餐,我把这些都记在心里,终于有个周末,我看到张再次接电话的时候,我和他说:买国米,他问:你知道盘口和赔率吗?

我说,不需要知道,他说:行,我帮你报过去,买多少?我咬了咬牙:50,他笑了笑,算了,买100吧,50人家不给下,那50算我的,这天晚上我是怎么睡的,我现在想不起来了,反正第二天,张见面后,直接甩给我50,他说:昨晚的,我没敢听你的,买少了。02年,那时的物价远没有今天高,还记得,那个城市市中心的房价还在1000多,50可以吃2天饭,我显然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游戏,只需要一个电话,然后第二天就可以拿钱,这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能创造奇迹?

后面我和张一起去过几次那个茶室,有一次,好像运气很不好,我和张都输了很多,他说没劲,我带你按摩去,我还不知道什么叫按摩,但是可以想象得到,就是有个女人在摸你,你也可以摸她。
那地方张经常去,我看的出他很熟悉,但是到了那地方后,他并没有去按摩,而是找了家旅社,睡觉。我此刻心里想得多的不是昨天的赌,而是张向我描述的那些色情场面,我悄悄的带上了房门,走到巷子的深处,看见一家门没关,很紧张,没敢叫有没有人,就直接冲了进去,看到一个女人在刷牙,看样子是刚起来,她热情的说:按摩吗?我没敢抬头,就随便嗯了一声,她把我带到一个小房间里,说:你先躺会,我马上来,过了会,那女的进来,我躺在那故作镇定,她的手在我身上撸来撸去的,呵呵,那年我19岁,连**都不会,一下子我就气喘吁吁了,我一把就把手伸到她胸口去了,她好像也吃了一惊,然后她故作神秘的笑笑,说:打炮吗?我从意思中能意会,装作很老练的问:多少钱?她说100,老天,02年的100也是很多的,我没做多想,说:行,然后她脱光了,躺在那张小床上,我衣服一脱,就直接做起了活塞运动,今天再回想起来,胆子真大,万一中标呢,这些后面讲,今天我真的是感觉自己就是个机器,一下子想把10年的事情都写出来,又在这里没有重点的叙述,叙述,到底是为那般?

 楼主| 发表于 2012-9-18 11:47:2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世界杯
在等L的电话,有人说,他今天赢了1万多,让我找他要钱,哎,赌徒,就是这样,每天都要面对不同的债主,有钱,那也不是属于自己的。我的故事继续写
我的按摩经历绝对是第一次接触女性,而且还是可恶的小姐,我没有放在心上。不过,过了大概2个星期后,我有次洗澡的时候,很惊讶的发现我下身有疙瘩,当时很紧张,今天再回想起来,不过是一些真菌感染,当时的黎家明在网站上不停的发帖子,都是和死亡还有性有关,还有可怕的艾滋,我真的不敢去往这上面去想,我的世界第一次崩溃,不是因为赌,而是因为第一次感觉到死是那么的近,我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不停的换一家又一家的网吧上网,只为找到答案,那年,BBS还很流行,我在里面发很多帖子,求救,身上的钱用光了,找论坛里面的朋友借钱,论坛里都是一群恐艾者,都高度怀疑自己有了艾滋病,这和赌博是一样的病,一旦有了,那么那种绝望和恐慌是赌博远远无法比的,我自认为自己是经历过一次死刑的人,这为后面的赌博和放纵埋下了太多的种子。论坛里有好几个人给我汇过钱,我没有拿钱去赌,回想,当年的人们还是那么的单纯,大家只想互相帮助,我也还别人钱,也学着安慰别人,这段事情,至今为止,除了我之外,从没有向别人讲起过,不知道我今天说起这些,是不是真的决定了改头换面?

刚刚L来找我,给我10000,其中2500是还我,7500让我去送给另外一个他的债主,剩下的6500说是星期三给我,我收下了钱,没有和他多说什么,虽然我知道他这几天干嘛的,不想去说他了,由他去,赌得头晕的人,说什么都是白搭,我知道他是彻底的翻不了身,多少次劝过,多少次一起互相发誓要好好的走下去,但是,结果还不是这样,我也不想看着他这样慢慢的走向灭亡,但是没办法,世间一切都有定数的,老天给他安排好了未来的路。
接着自己上面的故事继续写

我感觉自己得了艾滋,也没有了心思再去赌博,突然一个念头,涌上来:退学,回去继续参加高考,我是属于那种想到什么就必须做到的人,我编了很多的理由来说服我的家人,总之他们同意了,但是是一个折中的主意:我向学校申请休学,我可以回家参加高考,假如第二年,考的分数高,那么我再来学校把户口迁回去,那时,如果考上大学,必须要把户口从家迁到学校所在地的,我家里人替我想的这个主意是不错的,但是为后来我的彻底沦陷埋下了伏笔,所以世间上有很多东西都是有定数的,在这以后的一段时间,我曾经崇拜过民间算命术,那些所谓的人有命,并不是别人说的胡编瞎造,这世界确实有很多看不见的手在掌控着我们,你永远不要去预测下一秒会出什么,同样是赌徒,有的人能从中走出来,有人为之献出一切,这都是命。
我记得回家的那年冬天特别冷,但是没有下雪,小刚的歌飘在大街小巷,别人家都在欢天喜地的过年,而我却在父母的牢骚声里迎来了自己的20岁,过年后,我选择在家附近的一所中学插班做复读生,因为那家学校的班主任和我家里人很熟悉,我到了他的班上。


众赢戒赌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9-18 11:48:0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世界杯
这所学校的学风之差,出乎意料,中午的时候休息2个小时,男生宿舍里面流行一种游戏,那就是扎金花,1元的底,如果说以前赌球还是别人带着玩的,那么这次我是自己主动加入的,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没去想,如果考不好的话,还要回到那个伤心的城市继续读书,赌徒都是有一个心理过程的,和吸毒一样,开始别人带你,后面你自己主动,再后面你也带别人,我在后面的故事里会告诉大家,我是怎样带别人进入赌局的,
宿舍里天天有局,和社会上的烂档一样,大家抽10元的香烟已经算是不错了,估计所有人身上加起来不会超过1000块钱,都有代号“队长”,“鸡王”,长毛,高二的有几个不学好的也经常参加高三的赌局,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还有一个瘦子,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交学费到这里来,天天晚上就是打牌,白天睡觉,学校食堂的中饭不去吃,伙食差,会出去吃,有时直接泡方便面吃,懒的跑来跑去的,***费神。


我最害怕的就是和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炸金花,因为他面无表情,瘦子我倒是不怕,有一回,我拿到一对A,他手上小金花,我感觉他牌不大,直接跟了2手5元后,喊了10元,这在当时的赌局里是告诉别人拿到大牌的信号,瘦子直接把牌摔掉,我一看,MD,3,7,9小金花,这头脑精的,我也没给他看牌。
横肉和我赌过一局大的,我拿了K金花,他拿的什么牌我不知道,他一直是在闷牌的,我们不停的往上面摔钱,钱上完了,我翻了2张扑克摔在上面,说算200,他笑笑,不做声,意思就是默认了,然后牌一打开,我呆了,A金花,MD,这下子输掉了600多,那时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才300,我不做声,悄悄的离开了,后来横肉见到我就说要钱,我被他逼的没办法,向我读大学的同学借了200还他才算了事。
每天的快乐不仅仅限于扎金花,还有可以泡女同学,反正这所中学的升学率不足百分之一,我看上了1班的黑妹,因为在大家的传说中,黑妹不是处,其实到最后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处,我根本就没和她睡过,03年,大家的观念还是比较保守,我有次中午坐在黑妹旁边位置,一边在摸她头发,一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鬼话,突然感觉旁边有人影,一抬头,傻眼了:他妈的班主任,中午就通知我带家长过来,我草,我硬着头皮回去把我家人带来了,当时那个丢脸,至今记得,全校的人在看我的笑话,也知道了我和黑妹的故事,传的没边。
日子在放荡和堕落中走到了那年的6月份,我参加了高考,考的分数,没出意料,离本二线差40几分,只能去读个大专,我和家里人说,我只想读大专,但是我家人不同意,坚持要我还去那个学校继续读,今天再次回想,如果我自己坚持意见,不去的话,那么有没有后面的故事,那么有没有后面的继续沉沦,生命就是这样奇怪,别人无意的一句话或一个决定,能改变你的一生,当然在这其中,你个人的因素也很重要,因为路,别人可以带着你走,但是,走与不走,还是你自己决定的,所以劝广大的赌徒朋友们,如果真的要戒掉,离开这个环境,对你很重要,不管这里有多少你舍不得放弃的,离开它,找个没有赌得环境,重新开始你想要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2-9-18 11: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世界杯
03年的秋天我一个人踏上了南去的列车,其实躺在床上乘凉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意淫过多少次,这次去了,不搞他个衣锦还乡,才不算好汉,我甚至幻想到了我已经成为百万富翁,开着自己的宝马,快速的奔走在城市干道。这时的我,已经彻底的告别了那个认为“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的我了,我认为,这个世界,读书已经没有任何出路,那些开地下赌档的人,认识几个大字,03年的中国很浮躁,到处在炫耀富,在宣扬读书无用论,我认识的女同学,初中毕业读了中专,在上海的工厂干活,一个月拿1500,回去过年的时候用的是新款的摩托罗拉手机,这些都在刺激着年轻的我,去那个未知的世界闯,所以很多人的赌,都是有一个出发点的,他为什么而赌,我是出于一种强烈的改变自身命运而赌。


多少年后,某次夜里做梦,再次回到那个城市,还是在学校,还是那些人,考试,答不上题,急,忽然梦醒,点燃一根烟,压惊。
03年回到学校后,我没有正经的上过一节课,当时学校大一新生在军训,我继续插班读大一,不需要参加军训,整天在学校门口的一家网吧上网,认识了网吧的老板,“黑鬼”,黑鬼是个赌鬼,痴迷于赌博,尤其是赌球,至今记得他的口头禅:呸了吗么鸡,汉语就是去他妈的个逼,黑鬼经常自己在一个小庄家那里报球,都是20,30的下,我也跟着下,不过黑鬼没我的命中率高,经常和我探讨下什么球,有一天,我见到了他说的那个小庄家,是一个老师,哪个学院的我不知道,他自称老师,说单子都是报到他这边来,这时我动了怂恿黑鬼自己坐庄的想法,黑鬼和我仅仅坐过一次庄,那天晚上的球无比的顺利,强队都赢出来了,黑鬼吃的大头,我吃的小头,结果第二天很多人围着他的网吧,找他要钱,自这以后,黑鬼没有和我谈过球,我也没继续去他那里讨没趣,但是我在他的网吧认识了阿正。
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想到的这个鸟名字,南方人都喜欢在别人名字前加个阿,我不喜欢,我只让他叫我名字,全名,他坚持让我叫他阿正,阿正是东北人,他说自己是法学院的,已经毕业,但是没拿到毕业证,理由是学分不够,现在租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小区,无业,没有毕业证,哪也去不了,他经常回母校看看,我算是他学弟,所以我叫他正哥,阿正还认识法学院的老乡“胖子”,胖子留一头刘欢的发型,经常在学校商业街那边摇头晃脑的打桌球,胖子比较痴迷的是买码,当时官方没有出来3D,充满智慧的南方人,相出来好主意,每次开奖的后三位数字拿出来赌,提高了命中率,所以赌得人就有积极性,胖子讲的定位我不清楚,况且阿正不喜欢这个老乡,老是在我耳边说,要把胖子搞惨,其实到最后,阿正也没有搞胖子,因为阿正先跑路去了深圳,然后某天的深夜,胖子也悄悄的离开了学校,去了深圳,找阿正发财去了。

阿正之所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是因为他第一天认识我,是在黑鬼的网吧,他也认识黑鬼,他走到我身边:兄弟,把你手机借我打个电话,然后他悄悄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典当行的单子,03年的彩屏手机是稀缺货,此兄,拿自己刚买的菲利普彩屏手机去当铺当了钱,我很崇拜的拿手机给他用,他当天并没有还我,我心里很忐忑,黑鬼倒不以为然,说:没吊事,他明天肯定会还给你,黑鬼说的对,阿正第二天果然到网吧找我,手机还给我后,还带我去了他住的地方。他带我去吃饭,由于点的菜需要等,他就到旁边的游戏房去了,我好奇,跟在后面,我的天,我在老家也打过游戏机,但是没见过他打的这种,很多马在上面,每过一分钟,就会有很多马一起往前跑,到最后,会有一匹马跑第一名,还有一匹马跑第二名,然后会跳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数字,呵呵,其实这是跑马机,和原始的啤酒机是一样的,吃人不吐骨头,后来在阿正去深圳的那段日子里,我一个人去了游戏房,去了茶室,赌得天混地暗,这些都是他不知道的。
我认识了阿正后,基本不去学校了,宿舍的几个人我是认识的,但是班上我却不认识几个人,以至于后面上课点名,同学们都在质疑,有这个人吗?
阿正是个天生的赌徒,他推荐给我的第一场球,我至今记得,03年的世纪大战,当年的外星人还在,小罗刚到巴萨,克鲁伊维特还在巴萨,主场打皇马,盘口是受让平半,阿正坚持让我下注皇马,我不相信他,他说,包赢,后面被他说的烦了,买了100,至今记得看球的那个过程,茶室里一半的人买的巴萨,巴萨先进一球,顿时很多人喊破了嗓子,我呆了一样看了一眼阿正,他不做声,后来,皇马进一球,打平,他大喊了一声:好球,茶室里很多人盯着他看,他坐下继续看,后来外星人进了一个球,皇马反超巴萨,赢下了比赛,阿正激动的拍着我肩膀:叫你买的,不会错吧,我只有笑的份,100块赢了有115,虽然后来我在阿正带我来的这家茶室,输光了第二年的学费,我在这里厮混了2个月,然后悄无声息的返回了老家,从此告别学校。

 楼主| 发表于 2012-9-18 11: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世界杯
我记得是如何输光学费的,那是04年的秋天,这么多年,我的记忆始终离不开秋天,这个季节本是一个收获的时节,但是有多少的赌徒们,在这样喜悦的日子里绝望,走到了自己生命的冬天,走向黑暗。
04年的秋天,我提前到了学校,骗家里人说,是要提前开学,其实狗屁,我上学年,和没读没什么区别,学校也没让我留级,但是挂的科目多的我自己都不敢去回想,所以我继续去外面赌球,寻求解脱,希望能中个超级大奖,然后直接创业,做成功人士,大学肄业这样的事,盖茨一样干过,人家不一样在掌握着世界?呵呵,断章取义的事情,这个世界天天在干着,盖茨人家肄业是因为人家已经掌握了一定的技术,至少在社会上生存下去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后来的乔布斯也是一样,而且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你有技术决定了你在社会上的地位,中国目前的社会很浮躁,到处在宣扬一夜暴富的事情,滋长了赌博的土壤,我无意抨击时政,但是如果这个社会在到处宣扬埋头苦干,而不是在报纸上大幅宣传,某地又中几千万来刺激人们的神经,不会有太多的人加入赌徒的大军,社会也病了,和我们一样,需要治疗。

当时奥运会在进行着,我下注了几场奥运会的篮球赛就把我杀的片甲不留,我身无分文,学校那边的学费没交,不敢去学校了,身上又没钱,

打电话回去要过一次,说是在外面做家教,需要用,赌徒就是这样开始沦落的,由不说谎到说谎,再到后面谎话连天,都是一样的流程。我说谎的习惯自此养成,到现在都改不掉。



很快,家里汇来的钱,没坚持一个星期,我身上就剩几十块钱,我天天躺在茶室的沙发上睡觉,白天去外面买2个包子吃,茶室有免费的茶可以喝,晚上和一群赌鬼看球,有个当地人鄙视我,说:你天天不买球,凭什么和我抢电脑看比分,我说不过他,只好让给他,再后面一次,他又奚落我,我直接拿起了椅子,准备砸他,他闭嘴了,呵呵,世界就是这样,当你愤怒的对待世界时,世界会安静下来。
赌鬼也有时来运转的时候,我继续这样活着,身上的衣服有一个月没换,没吃过一顿饱饭,我认识了小王,小王是师范学院的,大三,经常来看球,我和他躺在一张沙发上,他说看你可怜,一起吃饭去吧,然后一起去洗澡,就这样,小王带我去附近的饭店,吃了一顿好的,他还点了酒,不过我没喝,我不会喝酒,我加了他的QQ号,多少年后,我回到家的时候,在QQ上给他留言,想问问他的情况,结果一个月都没有回复,也许世界上已经没有小王这个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9-18 11:50:3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世界杯
小王和老高比较熟悉,他们是一个地方的,老高在这个城市做药代理,03年那阵,做药一年赚个几十万都是常有的事,况且他们还是东北某大药厂的,老高也喜欢买球,抽4元一包的红梅,我不抽,实在没钱的时候,我会抽7元的红塔山,情况好了抽骄子,但是我每次见到老高,我会主动发烟给老高,我学会了在社会上生存的法则:寄生,老高会隔三差五的带我去吃饭,洗澡,因为他总是有钱,他买比赛,用他的话说就是和抛硬币一样的,他连阿森纳有哪几个前锋都不知道,他说,管他妈的,有人在踢就行,老高的有钱日子没能维持多久,因为他赌得太大,以至于后来别人把他的职务撤销了,说查出来他亏空100多万,我在老高完蛋前认识了另外一个人,此人少一指头,专门在当地贩卖水果去北方,他也是属于那种连球队名字都看不全的人,我叫他大哥,大哥不知道我已经几个月没去学校了,口口声声叫我“大学生”,他不会用电脑,我帮他找资料,到后面,他提出一个方案,我来选比赛,他买,中了后,给我分一点,呵呵,赌徒有时也需要智慧在这个世界生存,尤其是你身无分文时,活下去成了所有的重点,我和大哥的合作,在第二次见到了效果,当天,买了6串一,结果6场全对,中了9000多吧,我印象中是这么多,大哥当场兑现给了我300,第二天还带我去嫖娼,呵呵,我的人生已经沦陷,不再是天之骄子,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市井。

我和大哥的合作模式维持了1个月左右,某天,他带了6000块钱,和我说,今天晚上一起到外面开个房间,然后我们买完球,在宾馆看,不和那些人一起了,太吵,当年很多联赛是国内不转播的,茶室里会安装卫星,可以收到泰星的台,看到很多国内看不到的比赛,我选了几场中央5转播的比赛,结果那天邪门的是,前面的几场已经顺利的赢出来了,还剩一场,记得是巴萨主场打瓦伦西亚,那时的巴萨已经不是上赛季被皇马虐的巴萨了,我有点担心巴萨投注过热,虽然我开始帮大哥选的是巴萨,我说,我们补单吧,所谓补单就是买串,前面的比赛已经过了,剩一场比赛,假如没有信心,可以反过来买对手,我清楚记得大哥当时的话:没事,不用补了,输了也不怪你,呵呵,赌徒就是这样的,说输了不怪你,但是真的输了他还是会怪你的,虽然你提醒过他,那天果然,瓦伦西亚在客场顽强的逼平了巴萨,大哥眼看要到手的1万多直接泡了汤,04年,1万多也能买到不少值钱的玩意了,虽然那些年的手机和话费很高,电脑那时就是4,5千的价格,一直卖到了12年。第二天,他是悄悄的退房的,我被服务员叫醒,服务员说:你们已经退房了,走吧,他走的时候一句话都没和我说,从那以后我也没见过他,赌徒那种想通过他人尤其是赌友来拯救自己得想法还是清醒清醒,维系你们友谊的就是赌,而这是一场短命的游戏,最终,曲终人散。

我是在茶室的外面遇到我的父亲的,父亲从几千里外的老家赶到了这个城市,在这个城市已经找了我好多天,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暴露了,父亲见到我的第一件事,是带我去饭店吃了一顿,他把我带到了苏南的一个城市,就是在这个城市,我的姐姐在这里开店,我从大学里自动退学,然后就是去找工作,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超市做保安,苏南人有种莫名的优越感,在超市我看到了别人鄙视的眼光,我又开始怀念起了大学生活,因为你作为一个大学生,别人还是比较仰视的,但是我始终没和家人说过,我还想读书,我家人已经对我失望透顶,认为我一无所用,我说我想去读书,也是白说,前段时间我问过父亲,假如我回来后再次要去读书,你会同意吗?父亲说:你要去,我还是同意的。生命就这样在悄悄的改变着,张信哲的歌词写的好: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

 楼主| 发表于 2012-9-18 11: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世界杯
在超市没干多久,我辞职了,去了一家饭店做服务员,饭店中午12点后会休息,一直到下午3点多才要来上班,我喜欢和领班去饭店门口的游艺城,我开始只在外面打97,但是他会回去的路上,一遍遍的告诉我今天他打游戏机赢了几十块钱,我很好奇,跟他一起去,那机器在里面,有道暗门,在里面我碰到了熟悉的一个厨师,他在打那种鳄鱼,熊猫的机器,领班在旁边的一种机器上按,那上面有很多符号,我是第一次见这个,买了20块钱,跟着领班后面打,很奇怪,我一会就赢了50块,多少年后,我很奇怪的总结出,你打游戏机,无论在哪家,只要你是陌生的面孔,你刚开始会尝甜头,但是不全部是,或许赢钱是很多赌徒开始走向堕落的开始,假如一开始就让你输,或许你会一次醒悟,远离这个会要了你命的游戏。
我在饭店没做多久的服务员,期间,我换过无数的工作,无非是这山望那山高,赌,已经让我没了平常心,不肯踏实的工作,相信奇迹,相信一夜暴富。
一直到08年我的那次大爆发,这期间我有过很多次的赌博经历,尤以07年3月份的那次最惨,我带着从家里拿到的几千块钱,在市中心的一家游戏厅,赌得身无分文,结果走了2个小时的路,走回家,当时,人都快虚脱了,呵呵,但是我一样没有悔改,还是发生了后面的那么多事情,赌博,真的可以毁掉人的一生,所以,在此,劝大小赌徒们,如果你能改,就改掉这个嗜好,如果你改不掉,请在你能力范围内赌。

10年的故事太多,多得我已经没了记忆,不知道乱七八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世界到底在干些什么荒唐的事情,每年回老家过年,是我最难过的时候,不愿意看到又一个熟悉的人衣锦还乡了,而我却背着空空的行囊,为离开家的路费犯愁。
我不是一个写故事的高手,这里面有很多的真实,也有一些刻意省略的情节,事情已经过了这么许久,也许就是昨天刚刚发生的故事,我也不能完整的表述,赌博,已经严重的摧残了我的表达能力,我可以和一群赌徒爆粗口,却记不得那些经典名言,我可以记得那些年看过的比赛,却记不得自己是如何滑向深渊的。赌博,对你的改变就是,可以把一个圣人变成街边的流浪汉,它的力量是毁灭性的。
我的前任女朋友和我分手后,我在老家无所事事的待了半年左右,我决定好好的在家待着了,陪着父母,并且在走马观花般的相亲,父母认为我找个老婆是最关键的,但是我没老实待2个月,市里面新开了一家体彩店,取了个好名字“竞彩”,此店主是市里面比较头脸的人物,玩过竞彩的人不一定知道外围,但是我作为一个经历过这么多赌法的赌鬼,知道,国家开竞彩,无非是抄外围的后路,这是一种变相的外围赌法,万变不离其中,一样是赌博.店主叫Y,此人自称从17岁赌到40,但是后来很多熟悉他的人都说,他几乎不赌,这只是他用来和别人拉关系的幌子,他对我描述那美好的前景,并且让我管理店面,我摇身变成了二把手,赌球,在这个落后的城市,我都不知道有几个人能知道,Y交给我的任务,很明确,用他话说:给别人喂药吃,可以理解为拉别人下水,我帮他制作宣传单页,满大街的发,在QQ上找同城的赌友,我开始了赌徒最罪恶的过程,拉别人赌,去年我回老家,遇到过n,他是我第一批培养出来的赌徒,此人已经彻底沦陷,据说外面欠的外债已经6位数,我也深深的自责着,是我害了他。


 楼主| 发表于 2012-9-18 11:51:4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世界杯
赌博是别人带出来的,至少很多人都是这样子,我也是这样子被别人带出来,就象病毒传染一样,我没能做到不传播给别人,广大的赌徒都恨自己当年的领路人,或许N和老袁此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诅咒我,我很害怕世界上有神,那样,我会有报应。
认识老袁也是在店里,他说想去大城市里也开一家竞彩店,我帮他联系上了Y,Y帮他把关系都找好后,我也有了离开Y的想法,在Y的店里,我没能抵挡住诱惑,自己复赌了,Y对我的赌,可以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他知道,开这样的店,好比赌档,里面必须有自己的柱子,在地下赌场赌过的朋友都知道,档主要有自己的柱子,就好比,你手下的得力干将一样,替你冲锋陷阵,替你带动别人的积极性,假如输了,你自己承担,赢了,对别人是一个很大的刺激,说白了就是炮灰。至今想起,这人是多么阴险的一个小人,让我去带动别人赌,到最后,别人恨得都是我,而他却是安稳得坐在后面得利的人,我在10年世界杯结束后,离开了Y,和老袁一起去了NJ,其实讲来讲去,NJ的3年经历才是我要讲的重点,我在这里见到了太多的事情,太多的社会阴暗面

想回去睡觉了,下午会来或是晚上回来,现在的我已经黑夜和白天倒过来活,一般白天都是我的睡觉时间,晚上才真正活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Archiver|赢马菠菜论坛| ( 赢马娱乐城 )

GMT+8, 2018-10-17 21:39 , Processed in 0.07989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