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馬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53棋牌 万国 太阳城娱乐城
赢馬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

我的十年赌博心酸之路

发布者: zruLsWqE | 发布时间: 2012-9-18 11:43| 查看数: 11048| 评论数: 84|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赢博,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众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记不清,多少次的轮回与沉沦,赌10年,经历了多少次的地狱与天堂,不知道该从哪去开始诉说,也不知道何处才是尽头,到这里来,并不是输光所有的家当,而来寻求安慰与关注,9月15日的夜晚,我最后一次发短信给L,他欠我9000,答应好这个礼拜3给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谎言,因为他的债务,远远超出我的想象,老婆估计也就早就和他离婚,早年买在江北的房子已经在4月份的时候卖了,但是这些钱都没能够他还掉外面的债务,他继续的沉沦着,和一帮人继续在赌桌上拼杀着。
赌徒是一群特殊的群体,不论地域,不论贵贱,大家都有个共同的话题:赌,每天见面的第一句话:今天怎么样?这个群体很复杂,有很多的职业,医生,混混,军人,教师,小企业主,但是你如果是一个经常混迹于游戏厅或赌场的人,你会惊奇的发现,里面的人都会自发的结成一对,或是自己都有自己的一个朋友圈子,当然都是称之为:赌友。在NJ,我认识几个很要好的朋友,H,T,还有L,认识他们是2010年,我只想通过3年的变迁,告诉大家,赌博是多么的可怕,而不是你们所一直幻想着的赢钱时候的荷尔蒙上升,还有那种绝处逢生的刺激,这其中我也会穿插02年到10年这8年,我的人生道路是如何发生改变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赌博,仅以此为警示贴。

2010年,我从老家来到NJ,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形,我所租的房子对面就有一家游戏厅,一直听同宿舍的人提起,但是没勇气去,两年前的那些事情还如同电影情节一样,不停的在眼前上映。08年,我一念间,在一家网站上注册了账号,开始了恐怖的赌球生涯,这不是我的第一次复赌经历,这种混乱的经历,让我无法按照时间的顺序去回忆,我的记忆里,已经没有了时空,有的只是那种生与死间的过程,赢钱的时候那种悠然自得,输钱的那种天崩地裂。注册了账号后,有一天,我下注了一场亚冠联赛,我清楚的记得,是大阪飞脚客场对阵阿德莱德,我下的阿德莱德联,因为第一次买1B,有点紧张,想在网站上看直播,找到了一家网站,信号不是很好,那家网站有一个很奇怪的功能,就是直播的时候可以很多人一起交流,我在上面发了一行字:今天晚上的阿德莱德有人看好吗?很多人都不屑回答我,要回答也是嘲笑,疯了,买这个烂队,那个时候日本联赛在很多赌球的球棍中是一个强队,相当于亚洲的国米,而阿德莱德仅相当于塞浦路斯联赛里的阿普尔一样,矮子里的将军,但是这时有个人悄悄的回复了一句:我也买的阿德莱德,就这样我认识了泳泳,我清楚的记得他的名字,他叫泳泳,真名王泳,我不是有意要把他曝光出来,而是我后来的一连串经历都与此人有关,我是一步步的被他带入深渊,08年,那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这么多的骗子,我还是那么的纯洁,至少我没有像现在这样,也用过和王泳一样的手段。
认识泳泳是在9月份,国庆节的时候,我和认识了3年的女朋友在老家订婚了,按照农村的风俗,我们会在第二年结婚,其实那段时间我一直失业,在这里,我觉得我的前任女朋友对我是很宽容的,我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是,洗脸刷牙,把电动车推到门口,我早上要送她到公交车站,然后等到晚上去接她下班,送完她后,我不紧不慢的去门口超市买一包芙蓉王,一个面包,一瓶何其正,到门口的网吧选一个好的位置,打开账号,选好比赛,那段时间,我的手气很顺,曾经创造10场连中的记录,我经常玩的那家网站,大
概是国内的一家小代理,现在也就不见中影,但是大家可以百度到这个网站,在这里就不报名字了,最气愤的是有一次,我下了5C的3串一,外加一个2B的单场,邪门的是,全中了,网站答应只给我4000,只有原先的一半,我很气愤,告诉了泳泳,泳泳没作声,晚上的时候他悄悄的告诉我,他玩的是HUANGUAN信誉网,不存在这个可能性,而且他一直在关注我的投注,因为我每天下的比赛都会截图告诉他,只是他没敢跟着我下注,他提出一个方案,他给我弄到一个号,我负责下注,输赢我和他一人一半,现在再回想起来,当时的泳泳也算是很有勇气的,一个网上的陌生人,假如我输了,不给钱,他又怎么办,也许你们会说他就是一个庄家,无所谓这些,但是这些到最后都是一个谜,我不知道泳泳的真实身份,因为我没有见过他本人。
初次的合作,很惨,我输了9000多,按照事先的协议,我必须在礼拜一按时给他汇钱,我没有食言,汇了4000多给泳泳,我对他说:兄弟,很对不起,他说没事,我还是相信你。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的手气突然转运,我不但赢回了9000多,还倒赢2万,我在心里盘算着:照这样的速度,不出一年,100万是稳稳的有了,到周一的时候我没有见到泳泳给我汇钱,我很奇怪,我打电话给他,他说:兄弟,我上个礼拜输了好几万,没办法,你的帐我会给你的,就一个礼拜,我们手气这么好,不如把账号的额度提高,玩过HUANGUAN的人都知道,那个账号是有额度的,之前我打的是2A的,泳泳直接帮我把号调到了5A,那个时候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也许是因为泳泳的钱没给我,我开始了加倍的投注,以前我下的单场都不会超过2B,但是我现在开始乱搞了,NBA刚开始打,我就单场买6B,记得那是掘金主场对小牛,掘金让小牛0.5分,其实这就是个生死盘,我买的掘金,6B,到现在都记得,那场比赛打到最后30秒时,小牛还领先掘金1分,掘金最后一次控球,好像是安东尼投入了那记绝杀,掘金以1分险胜,比赛结束后,泳泳发来一条短信:兄弟,不要瞎搞。我想:什么叫瞎搞,又什么不叫瞎搞,不就是赌吗。
从这场NBA开始,我一路下滑,亚洲预选赛,我买的沙特,主场直接输给韩国,早上我直接买了南美预选赛的洪都拉斯,好像是洪都拉斯打墨西哥,那场洪都拉斯也险胜,但是早上的NBA把我一下子打回了原形,公牛主场打哪个队我不记得了,我买的大球,很奇妙的是,公牛竟然上半场得了30分,总共得了30分,落后对手30分,为什么我对这些细节这么清楚,我只是想告诉大家,赌球其实和打游戏机一样的,都存在庄家作弊的可能性,如果谁反驳我,我可以拿我10年的赌球经历告诉你,什么样的比赛我没见过,什么样的蹊跷盘口我没见过,那些都是诱你上钩的,总会在某一天,把你杀的片甲不留,按照公牛这样的形势,我认准它会衰到底,反过来买了它的对手再加一手小球,结果下半场我没昏过去,公牛翻过来了,倒赢对手,外加得分过了100,
我就这样倒输1万多,星期一,我按照协议给泳泳汇过去钱,但是还是没有和他提那1万的事情,因为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罪恶的念头,我准备搞一场大的,日期选在周六晚上,但是我没告诉他这些。

最新评论

zruLsWqE 发表于 2012-9-18 11:45:10
yamamaoto
正式会员4我此时算是对赌球有了一定的失望,但是和大家有同感的是,赌徒所谓的失望只是那短暂的片刻安静,到现在,我认识的赌徒中,没有一个戒赌的,而是一个个的在中枪,一个个的上演悲剧。10年的轮回,有多少的故事,多少的眼泪和欢笑,又岂是一个个故事所能表达的

小区门口有家游戏厅,一个30几岁的中年人,还带着一个女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家老婆,07年的时候我也在那里赌过,不是这对夫妻,而是另外一对,但是07年的我特别衰,被我老婆和我的姐姐当场抓了个现行,后面的都是很多赌徒熟悉的流程,家人知道了,开始围攻我,监视我,然后就是外面的外债,那时的我,还没有外债,顶多算是输掉自己的工资,今天想来,那些都是小债,我痛哭流涕的向我的父母发誓:绝对不会赌了,这是我第几次发誓,我已经记不清,至少04年从南方那所大学退学回来后,就没发过这种毒誓,02年到04年,是我人生开始堕落的开始,我不知道该不该写这段,因为我一直在回避,一直在避免碰到历史的伤 口,但是今天我鼓起勇气来,告诉大家,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曾经真真实实的赌了10年,没去过澳门豪赌,也没去过什么大型赌场,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一个病态赌徒,10年的所见和所想。

我1年没去游戏厅,但是我再次到了里面时,熟人还是一大堆,但是我只喜欢和头发短短的老乡交流,他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只有他的老婆会挺着大肚子,在边上默默的看着他打机子,偶尔我们还会开玩笑,故意叫上分的女的,帮我们不停的10块10块的上分,把椅子故意坐的很靠外,就为了蹭到那女人丰满的胸口,然后心里偷偷的乐。我的老乡算是一个奇迹,在这个城市有自己的房子,一辆丰田,然而有天,我们交流的时候,他告诉我:这些也是他3年赚下来的,并不是别人想象的那么困难。
这世界上有种生存法则就是:出卖头脑或体力,然后获得分配,还有那种天生命好的,不用为生计发愁,还有那种寄生虫,靠很多社会的阴暗面赚钱,我的老乡头脑很好,他以前赚钱的路子有2种,首先是他投靠他的亲戚,在工地上做小工,然而在工地干活却不是他的强项,他悄悄的注意到他的亲戚承包工程的细节,然后在施工过程里的那种偷工减料,他把这些都学去了,并学以致用,那些都是04年前的事情,就这样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04年后他选择了去上海放高利贷,1年的时间赚了几十万,我为什么要强调这个细节,是因为我绝对没有想到,后来,我也会走过和他一样的路,这些是当时都不去想的事情,命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你将来是什么样子,有时真不敢去相信,我也会变成那个人见人厌的高利贷,在赌徒的伤口上撒盐,并且加速了他们的死亡。

我和老乡赌了大概就2个月,走遍了那个城市的好多场子,我丢了电瓶车,就放在游戏厅的楼下,不知道被谁偷掉了,那时候,我的前任女朋友在老家,家里在装修,因为我们定好,五一结婚。被偷的那天,感觉天塌了,MD,这是唯一的值点钱的家当,早上不停的打电话给我的以前的好同学,还有好朋友,一个都没有借钱给我,我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屋子里等待我女朋友回来,至今忘不了当时的绝望,那种大势已去的无奈,项羽当年自尽也不过如此。
所以直到今天,我还保持一个好的习惯:如果哪个朋友,不管他是不是赌博,只要他说自己回家交不了差,我会拿出钱给他,因为我有过那种绝望。
赌到最后,我和老乡都没有钱赌了,还有一个小理发师,他也和我们一样,身上就只留点吃饭钱,我老乡这时做了一个决定,去买一台游戏机回来,自己开游戏厅,游戏机运回来的那天,我都记得细节,我们几个人围着游戏机转了又转,体验那种自己当老板的感觉,也了解到很多游戏机里面的细节,但是老乡后面游戏厅有没有开成,我也不知道,因为第二天,我女朋友从老家回来了,我开始了一连串的爆发,11年我再次回那个城市的时候,我去过他家,他家1楼,好像变成了一家按摩店,再问人,说这家房子已经卖了。

我的前任女朋友从老家过来,带了很多我喜欢吃的东西,我看了后,很感动,即使她后来离我而去,在这里劝这么多的赌徒朋友们,女人不到那一步,是不会离弃你的,离开你,是因为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如果你放弃了赌,哪怕你是一个满身大汗的农民工,她一样默默的替你拿好衣服,等待你下班,烧好的饭依旧在桌上。
电瓶车被偷的事实被她知道了,不过她这次没有再信任我,坚定的说我卖掉了去赌输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赌徒,有几句话,能让人相信,其实电瓶车倒不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关键点燃了她长久以来的忍耐,这件事情成了彻底的导火索,我被她带回了老家,两家人坐在一起,谈论的不再是结婚,而是散伙,她再次的和她爸妈说:和我已经过不下去了,我的回忆有点混乱,有隐瞒的情节,也有刻意漏掉的事情,我不想被人知道这些,也不想因为口无遮拦,成为囚犯。我和她最后走不下去,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不过,劝告,赌徒们,钱输了,只要,你自己有决心,还可以再赚回来,失去你心爱的人,那么你要多久才能恢复?生命是这样的,你可以自己选择路走,也可以被人带着走,有的时候,别人的某些不经意的行为会影响你生命的轨迹,记忆再次回到02年,那年的秋天,一切都从那时开始
2年,我从家乡考到了南方的一所大学,还记得当年踏上从上海出发的火车,那种豪迈之情,仿佛一切都在自己的设计之中,我会顺利的从这所大学毕业,然后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
南方的孩子容易早熟,这些是我们所无法理解的,我在去这学校之前没有接触过女人,也没有接触过赌,同宿舍有个叫张志刚的,据他所说,身世无比之惨,我也无从考究,父母双亡,靠了姐夫把他接到这个城市读书,然后考上这所学风很差的学校,但是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人和人的差距,他是宿舍里第一个有自己电脑的人,02年的电脑远没有如今泛滥,每个星期天的晚上,他会照例去找那个女朋友,共度良宵。赌徒,有部分开始是出于一种强烈改变自己命运的意愿,那种靠赌可以发家致富的想法会占据你的大脑,然后让你开始轻浮,鄙视其他的路,但这些因人而异,多少年后,虽然没有张的消息,但是听别人说,他顺利的毕业,去了北京发展,还不错,呵呵,赌球是他带我走上这条路的,而别人却更有意志力,没有在其中沉沦,我却跌到了社会的底层,多么的具有讽刺意义。


zruLsWqE 发表于 2012-9-18 11:46:42
张到了周末的晚上会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都是关于一些比赛的消息,然后他会出去,有一天,我很好奇,跟着他出去了,那地方是一个茶室,南方人很爱喝茶,我到今天都不喜欢喝茶,我讨厌那种氛围,一群人围着一起,咕噜的喝上一肚子的水,然后就是不停的聊赌和女人,至少我印象中的茶室就这样。茶室的外面,人人手上都有一张纸,上面有很多球队的名字,然后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一球,半球,之类的东西,我不清楚,就问张,这是怎么回事,他说这是盘口,我就说什么是盘口,他说两个球队比赛,你可以买哪边,然后中间的盘口就是附加条件,结果出来后,你按照这个结果,如果符合那个附加条件,你买对了,就可以拿到钱,我第一次没有买,而是很好奇的看着他里外的忙碌个不停,里面有一台电脑,上面有个网页开着,叫雪缘园,有球队进球的时候,就会有鸠的一声,然后一群人有的会骂人:MD,有人会捏紧拳头,叫:漂亮,那天张鬼使神差的好像赢了几百,第二天带着全宿舍的人去吃自助餐,我把这些都记在心里,终于有个周末,我看到张再次接电话的时候,我和他说:买国米,他问:你知道盘口和赔率吗?

我说,不需要知道,他说:行,我帮你报过去,买多少?我咬了咬牙:50,他笑了笑,算了,买100吧,50人家不给下,那50算我的,这天晚上我是怎么睡的,我现在想不起来了,反正第二天,张见面后,直接甩给我50,他说:昨晚的,我没敢听你的,买少了。02年,那时的物价远没有今天高,还记得,那个城市市中心的房价还在1000多,50可以吃2天饭,我显然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游戏,只需要一个电话,然后第二天就可以拿钱,这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能创造奇迹?

后面我和张一起去过几次那个茶室,有一次,好像运气很不好,我和张都输了很多,他说没劲,我带你按摩去,我还不知道什么叫按摩,但是可以想象得到,就是有个女人在摸你,你也可以摸她。
那地方张经常去,我看的出他很熟悉,但是到了那地方后,他并没有去按摩,而是找了家旅社,睡觉。我此刻心里想得多的不是昨天的赌,而是张向我描述的那些色情场面,我悄悄的带上了房门,走到巷子的深处,看见一家门没关,很紧张,没敢叫有没有人,就直接冲了进去,看到一个女人在刷牙,看样子是刚起来,她热情的说:按摩吗?我没敢抬头,就随便嗯了一声,她把我带到一个小房间里,说:你先躺会,我马上来,过了会,那女的进来,我躺在那故作镇定,她的手在我身上撸来撸去的,呵呵,那年我19岁,连**都不会,一下子我就气喘吁吁了,我一把就把手伸到她胸口去了,她好像也吃了一惊,然后她故作神秘的笑笑,说:打炮吗?我从意思中能意会,装作很老练的问:多少钱?她说100,老天,02年的100也是很多的,我没做多想,说:行,然后她脱光了,躺在那张小床上,我衣服一脱,就直接做起了活塞运动,今天再回想起来,胆子真大,万一中标呢,这些后面讲,今天我真的是感觉自己就是个机器,一下子想把10年的事情都写出来,又在这里没有重点的叙述,叙述,到底是为那般?

zruLsWqE 发表于 2012-9-18 11:47:25
在等L的电话,有人说,他今天赢了1万多,让我找他要钱,哎,赌徒,就是这样,每天都要面对不同的债主,有钱,那也不是属于自己的。我的故事继续写
我的按摩经历绝对是第一次接触女性,而且还是可恶的小姐,我没有放在心上。不过,过了大概2个星期后,我有次洗澡的时候,很惊讶的发现我下身有疙瘩,当时很紧张,今天再回想起来,不过是一些真菌感染,当时的黎家明在网站上不停的发帖子,都是和死亡还有性有关,还有可怕的艾滋,我真的不敢去往这上面去想,我的世界第一次崩溃,不是因为赌,而是因为第一次感觉到死是那么的近,我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不停的换一家又一家的网吧上网,只为找到答案,那年,BBS还很流行,我在里面发很多帖子,求救,身上的钱用光了,找论坛里面的朋友借钱,论坛里都是一群恐艾者,都高度怀疑自己有了艾滋病,这和赌博是一样的病,一旦有了,那么那种绝望和恐慌是赌博远远无法比的,我自认为自己是经历过一次死刑的人,这为后面的赌博和放纵埋下了太多的种子。论坛里有好几个人给我汇过钱,我没有拿钱去赌,回想,当年的人们还是那么的单纯,大家只想互相帮助,我也还别人钱,也学着安慰别人,这段事情,至今为止,除了我之外,从没有向别人讲起过,不知道我今天说起这些,是不是真的决定了改头换面?

刚刚L来找我,给我10000,其中2500是还我,7500让我去送给另外一个他的债主,剩下的6500说是星期三给我,我收下了钱,没有和他多说什么,虽然我知道他这几天干嘛的,不想去说他了,由他去,赌得头晕的人,说什么都是白搭,我知道他是彻底的翻不了身,多少次劝过,多少次一起互相发誓要好好的走下去,但是,结果还不是这样,我也不想看着他这样慢慢的走向灭亡,但是没办法,世间一切都有定数的,老天给他安排好了未来的路。
接着自己上面的故事继续写

我感觉自己得了艾滋,也没有了心思再去赌博,突然一个念头,涌上来:退学,回去继续参加高考,我是属于那种想到什么就必须做到的人,我编了很多的理由来说服我的家人,总之他们同意了,但是是一个折中的主意:我向学校申请休学,我可以回家参加高考,假如第二年,考的分数高,那么我再来学校把户口迁回去,那时,如果考上大学,必须要把户口从家迁到学校所在地的,我家里人替我想的这个主意是不错的,但是为后来我的彻底沦陷埋下了伏笔,所以世间上有很多东西都是有定数的,在这以后的一段时间,我曾经崇拜过民间算命术,那些所谓的人有命,并不是别人说的胡编瞎造,这世界确实有很多看不见的手在掌控着我们,你永远不要去预测下一秒会出什么,同样是赌徒,有的人能从中走出来,有人为之献出一切,这都是命。
我记得回家的那年冬天特别冷,但是没有下雪,小刚的歌飘在大街小巷,别人家都在欢天喜地的过年,而我却在父母的牢骚声里迎来了自己的20岁,过年后,我选择在家附近的一所中学插班做复读生,因为那家学校的班主任和我家里人很熟悉,我到了他的班上。


zruLsWqE 发表于 2012-9-18 11:48:04
这所学校的学风之差,出乎意料,中午的时候休息2个小时,男生宿舍里面流行一种游戏,那就是扎金花,1元的底,如果说以前赌球还是别人带着玩的,那么这次我是自己主动加入的,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没去想,如果考不好的话,还要回到那个伤心的城市继续读书,赌徒都是有一个心理过程的,和吸毒一样,开始别人带你,后面你自己主动,再后面你也带别人,我在后面的故事里会告诉大家,我是怎样带别人进入赌局的,
宿舍里天天有局,和社会上的烂档一样,大家抽10元的香烟已经算是不错了,估计所有人身上加起来不会超过1000块钱,都有代号“队长”,“鸡王”,长毛,高二的有几个不学好的也经常参加高三的赌局,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还有一个瘦子,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交学费到这里来,天天晚上就是打牌,白天睡觉,学校食堂的中饭不去吃,伙食差,会出去吃,有时直接泡方便面吃,懒的跑来跑去的,***费神。


我最害怕的就是和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炸金花,因为他面无表情,瘦子我倒是不怕,有一回,我拿到一对A,他手上小金花,我感觉他牌不大,直接跟了2手5元后,喊了10元,这在当时的赌局里是告诉别人拿到大牌的信号,瘦子直接把牌摔掉,我一看,MD,3,7,9小金花,这头脑精的,我也没给他看牌。
横肉和我赌过一局大的,我拿了K金花,他拿的什么牌我不知道,他一直是在闷牌的,我们不停的往上面摔钱,钱上完了,我翻了2张扑克摔在上面,说算200,他笑笑,不做声,意思就是默认了,然后牌一打开,我呆了,A金花,MD,这下子输掉了600多,那时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才300,我不做声,悄悄的离开了,后来横肉见到我就说要钱,我被他逼的没办法,向我读大学的同学借了200还他才算了事。
每天的快乐不仅仅限于扎金花,还有可以泡女同学,反正这所中学的升学率不足百分之一,我看上了1班的黑妹,因为在大家的传说中,黑妹不是处,其实到最后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处,我根本就没和她睡过,03年,大家的观念还是比较保守,我有次中午坐在黑妹旁边位置,一边在摸她头发,一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鬼话,突然感觉旁边有人影,一抬头,傻眼了:他妈的班主任,中午就通知我带家长过来,我草,我硬着头皮回去把我家人带来了,当时那个丢脸,至今记得,全校的人在看我的笑话,也知道了我和黑妹的故事,传的没边。
日子在放荡和堕落中走到了那年的6月份,我参加了高考,考的分数,没出意料,离本二线差40几分,只能去读个大专,我和家里人说,我只想读大专,但是我家人不同意,坚持要我还去那个学校继续读,今天再次回想,如果我自己坚持意见,不去的话,那么有没有后面的故事,那么有没有后面的继续沉沦,生命就是这样奇怪,别人无意的一句话或一个决定,能改变你的一生,当然在这其中,你个人的因素也很重要,因为路,别人可以带着你走,但是,走与不走,还是你自己决定的,所以劝广大的赌徒朋友们,如果真的要戒掉,离开这个环境,对你很重要,不管这里有多少你舍不得放弃的,离开它,找个没有赌得环境,重新开始你想要的人生。

zruLsWqE 发表于 2012-9-18 11:48:49
03年的秋天我一个人踏上了南去的列车,其实躺在床上乘凉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意淫过多少次,这次去了,不搞他个衣锦还乡,才不算好汉,我甚至幻想到了我已经成为百万富翁,开着自己的宝马,快速的奔走在城市干道。这时的我,已经彻底的告别了那个认为“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的我了,我认为,这个世界,读书已经没有任何出路,那些开地下赌档的人,认识几个大字,03年的中国很浮躁,到处在炫耀富,在宣扬读书无用论,我认识的女同学,初中毕业读了中专,在上海的工厂干活,一个月拿1500,回去过年的时候用的是新款的摩托罗拉手机,这些都在刺激着年轻的我,去那个未知的世界闯,所以很多人的赌,都是有一个出发点的,他为什么而赌,我是出于一种强烈的改变自身命运而赌。


多少年后,某次夜里做梦,再次回到那个城市,还是在学校,还是那些人,考试,答不上题,急,忽然梦醒,点燃一根烟,压惊。
03年回到学校后,我没有正经的上过一节课,当时学校大一新生在军训,我继续插班读大一,不需要参加军训,整天在学校门口的一家网吧上网,认识了网吧的老板,“黑鬼”,黑鬼是个赌鬼,痴迷于赌博,尤其是赌球,至今记得他的口头禅:呸了吗么鸡,汉语就是去他妈的个逼,黑鬼经常自己在一个小庄家那里报球,都是20,30的下,我也跟着下,不过黑鬼没我的命中率高,经常和我探讨下什么球,有一天,我见到了他说的那个小庄家,是一个老师,哪个学院的我不知道,他自称老师,说单子都是报到他这边来,这时我动了怂恿黑鬼自己坐庄的想法,黑鬼和我仅仅坐过一次庄,那天晚上的球无比的顺利,强队都赢出来了,黑鬼吃的大头,我吃的小头,结果第二天很多人围着他的网吧,找他要钱,自这以后,黑鬼没有和我谈过球,我也没继续去他那里讨没趣,但是我在他的网吧认识了阿正。
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想到的这个鸟名字,南方人都喜欢在别人名字前加个阿,我不喜欢,我只让他叫我名字,全名,他坚持让我叫他阿正,阿正是东北人,他说自己是法学院的,已经毕业,但是没拿到毕业证,理由是学分不够,现在租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小区,无业,没有毕业证,哪也去不了,他经常回母校看看,我算是他学弟,所以我叫他正哥,阿正还认识法学院的老乡“胖子”,胖子留一头刘欢的发型,经常在学校商业街那边摇头晃脑的打桌球,胖子比较痴迷的是买码,当时官方没有出来3D,充满智慧的南方人,相出来好主意,每次开奖的后三位数字拿出来赌,提高了命中率,所以赌得人就有积极性,胖子讲的定位我不清楚,况且阿正不喜欢这个老乡,老是在我耳边说,要把胖子搞惨,其实到最后,阿正也没有搞胖子,因为阿正先跑路去了深圳,然后某天的深夜,胖子也悄悄的离开了学校,去了深圳,找阿正发财去了。

阿正之所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是因为他第一天认识我,是在黑鬼的网吧,他也认识黑鬼,他走到我身边:兄弟,把你手机借我打个电话,然后他悄悄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典当行的单子,03年的彩屏手机是稀缺货,此兄,拿自己刚买的菲利普彩屏手机去当铺当了钱,我很崇拜的拿手机给他用,他当天并没有还我,我心里很忐忑,黑鬼倒不以为然,说:没吊事,他明天肯定会还给你,黑鬼说的对,阿正第二天果然到网吧找我,手机还给我后,还带我去了他住的地方。他带我去吃饭,由于点的菜需要等,他就到旁边的游戏房去了,我好奇,跟在后面,我的天,我在老家也打过游戏机,但是没见过他打的这种,很多马在上面,每过一分钟,就会有很多马一起往前跑,到最后,会有一匹马跑第一名,还有一匹马跑第二名,然后会跳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数字,呵呵,其实这是跑马机,和原始的啤酒机是一样的,吃人不吐骨头,后来在阿正去深圳的那段日子里,我一个人去了游戏房,去了茶室,赌得天混地暗,这些都是他不知道的。
我认识了阿正后,基本不去学校了,宿舍的几个人我是认识的,但是班上我却不认识几个人,以至于后面上课点名,同学们都在质疑,有这个人吗?
阿正是个天生的赌徒,他推荐给我的第一场球,我至今记得,03年的世纪大战,当年的外星人还在,小罗刚到巴萨,克鲁伊维特还在巴萨,主场打皇马,盘口是受让平半,阿正坚持让我下注皇马,我不相信他,他说,包赢,后面被他说的烦了,买了100,至今记得看球的那个过程,茶室里一半的人买的巴萨,巴萨先进一球,顿时很多人喊破了嗓子,我呆了一样看了一眼阿正,他不做声,后来,皇马进一球,打平,他大喊了一声:好球,茶室里很多人盯着他看,他坐下继续看,后来外星人进了一个球,皇马反超巴萨,赢下了比赛,阿正激动的拍着我肩膀:叫你买的,不会错吧,我只有笑的份,100块赢了有115,虽然后来我在阿正带我来的这家茶室,输光了第二年的学费,我在这里厮混了2个月,然后悄无声息的返回了老家,从此告别学校。

zruLsWqE 发表于 2012-9-18 11:49:41
我记得是如何输光学费的,那是04年的秋天,这么多年,我的记忆始终离不开秋天,这个季节本是一个收获的时节,但是有多少的赌徒们,在这样喜悦的日子里绝望,走到了自己生命的冬天,走向黑暗。
04年的秋天,我提前到了学校,骗家里人说,是要提前开学,其实狗屁,我上学年,和没读没什么区别,学校也没让我留级,但是挂的科目多的我自己都不敢去回想,所以我继续去外面赌球,寻求解脱,希望能中个超级大奖,然后直接创业,做成功人士,大学肄业这样的事,盖茨一样干过,人家不一样在掌握着世界?呵呵,断章取义的事情,这个世界天天在干着,盖茨人家肄业是因为人家已经掌握了一定的技术,至少在社会上生存下去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后来的乔布斯也是一样,而且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你有技术决定了你在社会上的地位,中国目前的社会很浮躁,到处在宣扬一夜暴富的事情,滋长了赌博的土壤,我无意抨击时政,但是如果这个社会在到处宣扬埋头苦干,而不是在报纸上大幅宣传,某地又中几千万来刺激人们的神经,不会有太多的人加入赌徒的大军,社会也病了,和我们一样,需要治疗。

当时奥运会在进行着,我下注了几场奥运会的篮球赛就把我杀的片甲不留,我身无分文,学校那边的学费没交,不敢去学校了,身上又没钱,

打电话回去要过一次,说是在外面做家教,需要用,赌徒就是这样开始沦落的,由不说谎到说谎,再到后面谎话连天,都是一样的流程。我说谎的习惯自此养成,到现在都改不掉。



很快,家里汇来的钱,没坚持一个星期,我身上就剩几十块钱,我天天躺在茶室的沙发上睡觉,白天去外面买2个包子吃,茶室有免费的茶可以喝,晚上和一群赌鬼看球,有个当地人鄙视我,说:你天天不买球,凭什么和我抢电脑看比分,我说不过他,只好让给他,再后面一次,他又奚落我,我直接拿起了椅子,准备砸他,他闭嘴了,呵呵,世界就是这样,当你愤怒的对待世界时,世界会安静下来。
赌鬼也有时来运转的时候,我继续这样活着,身上的衣服有一个月没换,没吃过一顿饱饭,我认识了小王,小王是师范学院的,大三,经常来看球,我和他躺在一张沙发上,他说看你可怜,一起吃饭去吧,然后一起去洗澡,就这样,小王带我去附近的饭店,吃了一顿好的,他还点了酒,不过我没喝,我不会喝酒,我加了他的QQ号,多少年后,我回到家的时候,在QQ上给他留言,想问问他的情况,结果一个月都没有回复,也许世界上已经没有小王这个人了
zruLsWqE 发表于 2012-9-18 11:50:32
小王和老高比较熟悉,他们是一个地方的,老高在这个城市做药代理,03年那阵,做药一年赚个几十万都是常有的事,况且他们还是东北某大药厂的,老高也喜欢买球,抽4元一包的红梅,我不抽,实在没钱的时候,我会抽7元的红塔山,情况好了抽骄子,但是我每次见到老高,我会主动发烟给老高,我学会了在社会上生存的法则:寄生,老高会隔三差五的带我去吃饭,洗澡,因为他总是有钱,他买比赛,用他的话说就是和抛硬币一样的,他连阿森纳有哪几个前锋都不知道,他说,管他妈的,有人在踢就行,老高的有钱日子没能维持多久,因为他赌得太大,以至于后来别人把他的职务撤销了,说查出来他亏空100多万,我在老高完蛋前认识了另外一个人,此人少一指头,专门在当地贩卖水果去北方,他也是属于那种连球队名字都看不全的人,我叫他大哥,大哥不知道我已经几个月没去学校了,口口声声叫我“大学生”,他不会用电脑,我帮他找资料,到后面,他提出一个方案,我来选比赛,他买,中了后,给我分一点,呵呵,赌徒有时也需要智慧在这个世界生存,尤其是你身无分文时,活下去成了所有的重点,我和大哥的合作,在第二次见到了效果,当天,买了6串一,结果6场全对,中了9000多吧,我印象中是这么多,大哥当场兑现给了我300,第二天还带我去嫖娼,呵呵,我的人生已经沦陷,不再是天之骄子,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市井。

我和大哥的合作模式维持了1个月左右,某天,他带了6000块钱,和我说,今天晚上一起到外面开个房间,然后我们买完球,在宾馆看,不和那些人一起了,太吵,当年很多联赛是国内不转播的,茶室里会安装卫星,可以收到泰星的台,看到很多国内看不到的比赛,我选了几场中央5转播的比赛,结果那天邪门的是,前面的几场已经顺利的赢出来了,还剩一场,记得是巴萨主场打瓦伦西亚,那时的巴萨已经不是上赛季被皇马虐的巴萨了,我有点担心巴萨投注过热,虽然我开始帮大哥选的是巴萨,我说,我们补单吧,所谓补单就是买串,前面的比赛已经过了,剩一场比赛,假如没有信心,可以反过来买对手,我清楚记得大哥当时的话:没事,不用补了,输了也不怪你,呵呵,赌徒就是这样的,说输了不怪你,但是真的输了他还是会怪你的,虽然你提醒过他,那天果然,瓦伦西亚在客场顽强的逼平了巴萨,大哥眼看要到手的1万多直接泡了汤,04年,1万多也能买到不少值钱的玩意了,虽然那些年的手机和话费很高,电脑那时就是4,5千的价格,一直卖到了12年。第二天,他是悄悄的退房的,我被服务员叫醒,服务员说:你们已经退房了,走吧,他走的时候一句话都没和我说,从那以后我也没见过他,赌徒那种想通过他人尤其是赌友来拯救自己得想法还是清醒清醒,维系你们友谊的就是赌,而这是一场短命的游戏,最终,曲终人散。

我是在茶室的外面遇到我的父亲的,父亲从几千里外的老家赶到了这个城市,在这个城市已经找了我好多天,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暴露了,父亲见到我的第一件事,是带我去饭店吃了一顿,他把我带到了苏南的一个城市,就是在这个城市,我的姐姐在这里开店,我从大学里自动退学,然后就是去找工作,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超市做保安,苏南人有种莫名的优越感,在超市我看到了别人鄙视的眼光,我又开始怀念起了大学生活,因为你作为一个大学生,别人还是比较仰视的,但是我始终没和家人说过,我还想读书,我家人已经对我失望透顶,认为我一无所用,我说我想去读书,也是白说,前段时间我问过父亲,假如我回来后再次要去读书,你会同意吗?父亲说:你要去,我还是同意的。生命就这样在悄悄的改变着,张信哲的歌词写的好: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

zruLsWqE 发表于 2012-9-18 11:51:04
在超市没干多久,我辞职了,去了一家饭店做服务员,饭店中午12点后会休息,一直到下午3点多才要来上班,我喜欢和领班去饭店门口的游艺城,我开始只在外面打97,但是他会回去的路上,一遍遍的告诉我今天他打游戏机赢了几十块钱,我很好奇,跟他一起去,那机器在里面,有道暗门,在里面我碰到了熟悉的一个厨师,他在打那种鳄鱼,熊猫的机器,领班在旁边的一种机器上按,那上面有很多符号,我是第一次见这个,买了20块钱,跟着领班后面打,很奇怪,我一会就赢了50块,多少年后,我很奇怪的总结出,你打游戏机,无论在哪家,只要你是陌生的面孔,你刚开始会尝甜头,但是不全部是,或许赢钱是很多赌徒开始走向堕落的开始,假如一开始就让你输,或许你会一次醒悟,远离这个会要了你命的游戏。
我在饭店没做多久的服务员,期间,我换过无数的工作,无非是这山望那山高,赌,已经让我没了平常心,不肯踏实的工作,相信奇迹,相信一夜暴富。
一直到08年我的那次大爆发,这期间我有过很多次的赌博经历,尤以07年3月份的那次最惨,我带着从家里拿到的几千块钱,在市中心的一家游戏厅,赌得身无分文,结果走了2个小时的路,走回家,当时,人都快虚脱了,呵呵,但是我一样没有悔改,还是发生了后面的那么多事情,赌博,真的可以毁掉人的一生,所以,在此,劝大小赌徒们,如果你能改,就改掉这个嗜好,如果你改不掉,请在你能力范围内赌。

10年的故事太多,多得我已经没了记忆,不知道乱七八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世界到底在干些什么荒唐的事情,每年回老家过年,是我最难过的时候,不愿意看到又一个熟悉的人衣锦还乡了,而我却背着空空的行囊,为离开家的路费犯愁。
我不是一个写故事的高手,这里面有很多的真实,也有一些刻意省略的情节,事情已经过了这么许久,也许就是昨天刚刚发生的故事,我也不能完整的表述,赌博,已经严重的摧残了我的表达能力,我可以和一群赌徒爆粗口,却记不得那些经典名言,我可以记得那些年看过的比赛,却记不得自己是如何滑向深渊的。赌博,对你的改变就是,可以把一个圣人变成街边的流浪汉,它的力量是毁灭性的。
我的前任女朋友和我分手后,我在老家无所事事的待了半年左右,我决定好好的在家待着了,陪着父母,并且在走马观花般的相亲,父母认为我找个老婆是最关键的,但是我没老实待2个月,市里面新开了一家体彩店,取了个好名字“竞彩”,此店主是市里面比较头脸的人物,玩过竞彩的人不一定知道外围,但是我作为一个经历过这么多赌法的赌鬼,知道,国家开竞彩,无非是抄外围的后路,这是一种变相的外围赌法,万变不离其中,一样是赌博.店主叫Y,此人自称从17岁赌到40,但是后来很多熟悉他的人都说,他几乎不赌,这只是他用来和别人拉关系的幌子,他对我描述那美好的前景,并且让我管理店面,我摇身变成了二把手,赌球,在这个落后的城市,我都不知道有几个人能知道,Y交给我的任务,很明确,用他话说:给别人喂药吃,可以理解为拉别人下水,我帮他制作宣传单页,满大街的发,在QQ上找同城的赌友,我开始了赌徒最罪恶的过程,拉别人赌,去年我回老家,遇到过n,他是我第一批培养出来的赌徒,此人已经彻底沦陷,据说外面欠的外债已经6位数,我也深深的自责着,是我害了他。


zruLsWqE 发表于 2012-9-18 11:51:43
赌博是别人带出来的,至少很多人都是这样子,我也是这样子被别人带出来,就象病毒传染一样,我没能做到不传播给别人,广大的赌徒都恨自己当年的领路人,或许N和老袁此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诅咒我,我很害怕世界上有神,那样,我会有报应。
认识老袁也是在店里,他说想去大城市里也开一家竞彩店,我帮他联系上了Y,Y帮他把关系都找好后,我也有了离开Y的想法,在Y的店里,我没能抵挡住诱惑,自己复赌了,Y对我的赌,可以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他知道,开这样的店,好比赌档,里面必须有自己的柱子,在地下赌场赌过的朋友都知道,档主要有自己的柱子,就好比,你手下的得力干将一样,替你冲锋陷阵,替你带动别人的积极性,假如输了,你自己承担,赢了,对别人是一个很大的刺激,说白了就是炮灰。至今想起,这人是多么阴险的一个小人,让我去带动别人赌,到最后,别人恨得都是我,而他却是安稳得坐在后面得利的人,我在10年世界杯结束后,离开了Y,和老袁一起去了NJ,其实讲来讲去,NJ的3年经历才是我要讲的重点,我在这里见到了太多的事情,太多的社会阴暗面

想回去睡觉了,下午会来或是晚上回来,现在的我已经黑夜和白天倒过来活,一般白天都是我的睡觉时间,晚上才真正活跃

情色图文
想入非非的色图
贾浩想入非非的色图
美国嫩模Hannah
贾浩美国嫩模Hannah
美国嫩模Hannah ,撩人心弦[/backcolor] [/backcolor]
只要是会员享有的哦
babybaby只要是会员享有的哦
百度找tx69点内特 只要是会员资格就能免费看影城 首充300送28 500送58 1000送108
日媒评百名最强巨胸 第一名是片山萌美
小琼儿日媒评百名最强巨胸 第一名是片山萌美
片山萌美 9赢娱乐讯 日前,日本最大的美女杂志票选出2016至2017年最强的巨胸TOP1
李成敏
情人日记李成敏
李成敏(CLARA LEE、克拉拉), 出生于瑞士,英国籍亚裔女演员。 2004年
尤物女汉子巨乳翘臀娉婷
贾浩尤物女汉子巨乳翘臀娉婷
日本美女DJ Mel性感私房照
贾浩日本美女DJ Mel性感私房照
DJ Mel,日本新晋DJ、Coser,东京都出身,DJ二人组合TIDY成员之一,犹如邻家小妹妹一
美国性感正妹Kateri Dion
贾浩美国性感正妹Kateri Dion
Kateri Dion,美国Instagram模特,毕业于普渡大学营养学科,她在Ig上分享自己对时尚、
泰国美人Moey
贾浩泰国美人Moey
Sukanya Moey,昵称Sukanay Konin,泰国模特,来自曼谷,有着泰国妹子的白皙皮肤,大
当红写真女优今野杏南内衣浴缸美照湿身诱惑
情人日记当红写真女优今野杏南内衣浴缸美照湿身诱惑
当红写真女优今野杏南内衣浴缸美照湿身诱惑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Archiver|赢馬策略论坛| ( 赢馬体育论坛 )

GMT+8, 2019-5-23 23:14 , Processed in 0.069222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